浅谈红木家具

  红木家具起源于中国,是中国的“国粹”,与中国景德镇瓷器一样,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。红木家具不仅仅是家具,至少包含:艺术品、财富。

   1996年美国纽约佳士得拍卖会,中国清代一件黄花梨屏风,以110万美元被美国的一家博物馆买去,成交价加上佣金将近人民币1000万元,一对紫檀木南官帽椅成交价为27.75万美元。据《中国明代家具目录》一只酸枝木束腰方凳,市场估价5万人民币。

   经学者考证,中国红木家具起源于明清两朝。长江下游的苏州地区以制作黄花梨家具驰名中外,是明式家具的发源地。岭南地区的广州一带和清朝皇家造办处是清式红木家具的发祥地,清代红木家具继承发扬了明代明式红木家具的传统工艺。中国红木家具也称明清红木家具。随着近代社会的发展,西方文化的融合,红木家具由传统的案、榻、椅、架、几、柜进而发展成用红木制成的成套“卧房、客厅、餐厅、书房”现代家具。但是,任何一件传统的红木案、榻、椅、架、几、柜均可在不同装潢风格的现代居室中起到摆式和锦上添花的作用。

   红木的硬度、密度第一,无蛀虫、不怕酸、碱腐蚀,堪称木中之王。红木家具的富贵首先在于成材时间,有“千年紫檀,百年酸枝”之说。事实上,黑酸枝、红酸枝要好几百年才能成材,产于我国海南的黄花梨则要上千年成材。黄花梨在我国已无成材可觅,明代一套三只的黄花梨凳已无价可言。传统意义上的红木为东南亚热带雨林植物,主要产于印度、泰国、越南、老挝、柬埔寨、缅甸南部等国,目前已面临资源枯竭,联合国已明令保护热带雨林植物,禁止乱砍乱伐。

   中国半个世纪以前制成的红木家具(所谓的老红木)多为印度、泰国的红酸枝、黑酸枝。现在印度、泰国的红木经过几百年的砍伐,所存无几,政府已禁止出口。最近笔者在越南的“红木之乡”——北宁省同骑村考察,一套红酸枝沙发(十件)开价2300—2400万越盾(折合人民币1.4万余元),相当于一个普通越南人70个月的工资。红木产地开价如此之高,加上进出口的关税,可见红木之珍贵。越南的红木质量与泰国、印度相仿(处于同一个气候带),但现在政府对原材出口实行监控,只允许半成品和少量原材出口。可以预见,随着越南经济的迅速发展,越南红木将会有一个“价值发现”,其出口价格将会越来越高。

   红木家具的富贵,还在于它的成器时间,成器时间越久远,价值越高,红木可以传世,一张红木八仙桌不怕油盐汤水,越擦越亮、越用越精彩,时间越长,价值越高,传世三代、五代不成问题。现在用新伐的红酸枝、黑酸枝制作成的家具,30年、50年之后,由于树脂分泌,木分子活动的稳定,再经过几次整理和整修,新红木的“焰火气”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深沉、厚实的底蕴,既饱经风霜,又富丽堂皇,看一眼都有紫禁城的皇家气派,那才是真正的老红木家具了,身价可能就是原来的5至10倍。拥有这样一套红木家具即是实力、文化的象征,也算给子孙留下了一笔财富。新红木与老红木的区别并不是在于它的材质,实实在在是在于它的成器时间长短。

   红木产地为东经75度—105度、北纬225度、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雨林地区。我国广西、云南小部地区也在此例,但我国红木早在几百年之前就已觅绝,几乎靠进口。从地球仪上可看出,印度、缅甸南部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老挝和越南所产红木质量为最佳。现在流入中国市场的南美洲、巴西、玻利维亚红木、南部非洲津巴布韦、莫桑比克、马达加斯加红木,尚未被中国市场完全认可。南美和南非酸枝木家具的价格比东南亚同类材质家具的价格要低,究其原因有二:一是流入中国的红木原材品质较低,酸枝木主要是白酸枝唱主角,与东南亚同档次的红酸枝、黑酸枝数量较少。虽然,南美、南非的地理位置和热带气候与东南亚相仿,但市场要的是优质木材;二是在中国没有用南美、南非红木制成的家具有成器20年以上的,更不用说有作品进入拍卖行收藏市场了。东南亚红木家具拥有千年历史,文化底蕴深厚,南美、南非红木新近崛起,只有二十年、三十年历史,其价值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但是,由于资源觅绝,不排除5—10年之后,南美、南非高品质红木进入中国市场唱大戏,大大开阔人们的视野。

   有一个“老红木”家具的概念,那么与之对应就有了一个“新红木”家具的概念。“老红木”家具从材质上讲,主要是指酸枝木家具,而且特指红酸枝和黑酸枝。其次,“老红木”家具还有成器时间上的讲究,一般来讲,成器至少10年以上,因为酸枝木树脂有一个自然分泌过程,木分子有个稳定老化过程,这需要时间。有一个传统的讲法“红木家具必然会发生碎裂现象,不碎裂不是红木家具”,这种碎裂现象一般出现在红木家具成器的前三年。因此,红木家具在成器使用的过程中,5年之内会发生几次整理维修,一是添料修补裂缝,各种面板:桌面、椅面、橱门面等常见收缝;二是局部整修,如橱门、椅、餐桌等局部榫卯开口松动;三是结构性整修,指红木家具大面积收缝造成了整体结构不对称,如门的开档上下、左右不一、图案移位等。结构整修一般要拆散重新拼装,需结构性整修的红木家具不多。可以这样说,选用酸枝木做成的红木家具,成器10年以上,经过几次整修,就是名副其实的“老红木”家具了,只要款式工艺到位,其“身价”将成倍增长。

   “新红木”家具的概念比较广泛,凡是被列入“红木”范畴的豆科类木材做成的新家具,统称为“新红木”家具。但不是所有“新红木”家具都能演变成“老红木”的,因此,有必要从材质上给红木家具分一分等级。
第一等为黄花梨、紫檀木。这里指的是我国海南黄花梨和东南亚紫檀木。这两类木材已基本绝版,成器的家具几乎都已进入拍卖收藏市场。一件家具价格都是几十万、上百万人民币。我国海南黄花梨幼树目前只有4—5公分直径,要成材估计要好几百年以后,的成套家具(卧房、书房、客厅),可能是非洲“紫檀”或是其他高档红木(黑酸枝)的替代品,说一句公正的话,非洲紫檀木也是紫檀木,市场上有不认同它的市场价值,认为它不能与东南亚紫檀相提并论。但市场上纯非洲紫檀木家具也极为罕见,其价格也是目前“新红木”家具最昂贵的一种。


   第二等为黑酸枝、红酸枝、乌纹木、非洲紫檀木。这是目前市场所能见到的极品红木家具。由于东南亚紫檀木已经觅绝,市场上一般也把黑酸枝称为“紫檀木”。卧房(五件)黑酸枝、乌纹木成套家具,上海市场售价10—15万元左右,但数量较少,难得一见。这是可以传世数代,增值保值的红木家具。现在市场上出现的非洲紫檀木,以北京为中心的木材专家比较认同它的材质,而上海红木家具的专家则不认同它的价值,其主要原因是非洲紫檀木家具成器时间短,尚无传世作品,更谈不上进入拍卖收藏市场,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非洲紫檀木家具将会焕发其灿烂光彩,作为“新红木”的收藏品,价值将会逐步体现出来。非洲紫檀木制成的成套卧房(五件)家具,市场一年难得见一套,成交价都在20万人民币以上。红酸枝。中国传统意义上的“老红木”都是用印度、泰国、越南、柬埔寨、老挝、缅甸南部、印尼等东南亚地区的红酸枝制成。比较严格意义上的红酸枝(产地为东南亚)制成的卧房成套家具一般售价在10万元人民币左右,材质相同的情况下其售价高低要在于它的工艺和做工。这样高档红酸枝家具在市场上数量也不多。

   第三等为其他酸枝木。比如东南亚的黄酸枝、白酸枝,包括市场认同度较差地区出产的红酸枝(非洲南部、南美南部),这是中国红木家具的主流产品,称为中档红木家具。卧房家具一套,其市场售价一般在3.5—5万元左右,只要是酸枝木家具,传世几代,不断增值是毫无疑问的,在中国红木家具的历史上,酸枝木的“红木”地位从来没有动摇过。

   第四等为东南亚花梨木、鸡翅木、豆科类的“红檀”木以及南美、非洲白酸枝等。东南亚花梨木,其品质和价格都要优于南美和非洲的普通酸枝木。现在市场上豆科类的“红檀”木(有的是铁力木)家具,有的卖出了“红酸枝”的价钱,其实这是被一个“檀”字所误导,因为有了紫檀、黑檀,那么红檀就必然是第三等了,其实不然,“红檀”是一个概念不清,而又品种很多的红木原材。红木中,紫檀、酸枝、花梨、鸡翅四大名旦之外,产于热带雨林的豆科类暗红微紫的硬木,统称为红檀。红檀是一个现代名称,概念的包容度较大,一般不列入收藏的名录。当然,木纹流畅(接近于酸枝木)、色泽均称的红檀木家具也是一种上品红木家具,其难点是消费者难以识别。

  第五等为南美、非洲的花梨木。目前市场上已把他们列入红木范畴,它能满足一般消费者“以实木家具的价格,拥有一套红木家具”的消费心理。南美、非洲花梨木家具经久耐用,但不具有传世收藏价值,需要说明的是,南美、非洲的花梨木家具已经融入了大众家具的消费行列,需求量大,市场潜力不可估量。事实上,消费者心理上也把南美、非洲花梨木与严格意义上的红木家具是区分开来的。